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脑界传奇 > 第三十三章 猎物与猎手的互换

脑界传奇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“汹汹人寰犹不定,时时斗战欲何须。”━━杜甫《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》
.
“你这局准备怎么布?”
周泽桥问。
“应该还来得及,赶紧先把这一身臭粪洗干净了,你以为我就爱闻这恶心的味吗?还不是拜你所赐,一张嘴就说你不刺客,你那奸诈的智商都哪去了?”
诸葛浪没好气地埋怨。
周泽桥一时语塞。
诸葛浪招呼周泽桥急忙将这辆马车推到不远处的溪河边,然后两个人“扑通”、“扑通”跳进溪河里,开始奋力清洗身上恶臭的污秽。
“老大,前边这片林子,应该就是了,估计他们躲进这林子了。”
追击而来的城主府武者里,一个鹰钩鼻子指着前面的林子猜测着。
“是的,我追查痕迹的本事,你们还怀疑吗?”
为首的武者不怒自威。
“不敢不敢。”
鹰钩鼻子连忙陪笑道。
“我们进去搜,但诸位要当心些,那个一表人才的家伙,比那个看起来奸诈的小子还难缠。”
为首的武者告诫着,当先向林子内走去。
阳光耀眼,天气仍很炎热,湛蓝的天际,晴空无云,葱翠、繁茂的树林覆盖着整个峡谷至溪河之间,临秋的叶子开始泛黄和微红,高大、茂密的树木散发着特有的气味。
这里的一切,让人觉得心旷神怡,有如郊游,浑然没有追杀的感觉。
几名武者警惕地走进林子,搜寻了一会儿,便发现了两行车辙印。
几个人观察了一番,便沿着车辙印向前潜行过去。
车辙印逐渐向溪河滩附近延伸而去,几名武者逐渐逼近河滩。
远远地,一辆没有马匹的马车孤零零地停在河滩边的水草地中。
车的四周,是青葱的水草和隐隐泛着水光的水滩。
“慢着。”
为首的武者忽然停下脚步,神色有些疑惑和慎重。
“这两个王八蛋不会武功的,先前我已经看出来了,他们没什么可怕的。过去把这两个混蛋揪出来,弄死他们。”
一行人里,一个脸上满是疙瘩的武者,恶狠狠地向马车靠过去。
“不,还是要小心些。”
为首的武者目中精芒暴射,显然是提聚了真气,随时都能发出致命的攻击。
四名武者逐渐向马车靠近。
马车依旧静静地伫立在溪河滩边的水草地上,静得有些诡异。
为首的武者伸手入怀,摸出一柄短刀,刀身雪白,刀柄和吞口乌黑锃亮,雕着古朴的纹饰,一看就非凡品。
他又左右观察了马车一番,想了想,然后将刀递给身边的另一名武者。
这名武者接过短刀,谨慎地靠近车前,用短刀挑开帘子。
里面空空如也。
“再找找看,他们跑不远的。”
为首的武者咬了咬牙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显然憋了一股狠劲儿。
“在那!”
一名正绕着车观瞧的武者忽然向另外三人喊道。
随着他手指的方向,另外三名武者绕过马车,豁然看到在马车的背面,距马车不远处,那个长相猥琐的家伙,正倒在河滩边的水草地里,背对着他们侧身而卧,不知是睡着了,还是昏迷不醒了。
总之,一切看来非常诡异。
这四名武者缓缓地从马车后面绕到前面来,凝神戒备地注视着侧卧在水草丛中的周泽桥背影。
从马车这里看过去,地面,或者说是水草地的水面,是一条很宽的拖拽划痕。
这是一个由人的身体在地面上爬行所划出的痕迹。
或者说是拖行的痕迹。
因为,如果光从痕迹上来判断,只能看得出这个痕迹是此时正在侧卧的周泽桥的身体拖出来的,至于是他自己爬行拖出来的,还是别人拖着他,在地上划出的痕迹,无从判断。
但此时这个人却是一动不动地侧卧在水草丛中,背对着这几名武者。
不,确切地说,是背对着马车。
这到底是一种什么诡异的情况?
“嘿!小子,装什么死?给老子起来!”
四名武者中的一人,对着周泽桥的背影大吼一声。
没有动静,毫无反应。
“妈的,还跟老子装蒜,看老子不过去弄死你!”
这名武者暴怒,就要腾空跃起,飞掠过去。
“慢着!”
为首的武者低声喝止,并伸手一拦。
那要施展轻功飞掠过去的武者立刻顿住身形。
“我们还是要稳当一些,不要轻敌。我始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似乎有什么危险,但又说不清。”
为首的武者面上已经现出非常凝重的神情。
听了老大的话,余下三人只好循规蹈矩地跟在老大身边,逐渐向周泽桥靠近。
“我擦!沼泽地?!”
“妈的,陷到淤泥里了!”
“奶奶的…”
众武者惊呼出来。
这时,他们方才明白过来,为什么那周泽桥的身后,会有一条宽广的划痕。
这个小王八蛋肯定是怕陷到淤泥里,才宁可在泥水中爬行,稳妥地爬过去的。
“不好!估计有诈!”
同样陷在淤泥中的为首武者低呼一声,猛然惊觉。
但是,为时已晚。
一股强劲的劲风从后面呼啸而至。
势大力沉!
威猛绝伦!
“啊!快…”
为首的武者还未惊呼完,一面高大的黑影挟风带电地迎面扑来,直接撞向为首的武者。
当然,这面黑影着实不小,在撞向为首的武者同时,也撞向了其余三人。
“砰!”
“砰!”
“砰!”
“砰!”
四声响亮的巨响。
四人中,有两人直接被撞飞出去,为首的武者和另一人,则被撞得一个趔趄,摇摇欲坠。
迎面撞来的黑影轰然破碎。
居然是那辆足有几百斤重的马车!
被撞飞的两人其中一人伤势较重,直接喷出了血来。
另一人也受伤不轻。
凭着深厚的武功底子,以及扎实的修炼基础,还有壮实的体格,为首的武者和另一人虽然没被撞飞,但仍是觉得气短胸闷,嗓子眼发甜,似乎要有鲜血从喉里喷出来。
激烈的撞击过后,马车被轰成了大大小小不等的碎片,尘屑飞扬,碎片四射,暴出一大团冲击气团一般的“碎块云”。
而这些纷乱的撞击碎裂物还未彻底散落、消散,被袭击的四人已经看清了袭击他们的人。
居然是那个用粪桶淋他们的英俊少年。
那个不仅对别人狠,对自己下手同样够狠的少年,此时刚抡完利用马车的轰然一击。
对的,是他抡起了整个马车。
将整个几百斤重的马车腾空抡了起来。
就如同挥舞一把小扫把在扫地,或者就像在挥舞一只蝇拍在拍苍蝇。
这几个被袭击的武者都下意识地要去揉一揉自己的眼睛,因为他们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了,一个少年娃子居然能双手持着一辆马车,而且是一辆结实、厚重的足有几百斤重的马车,就这样抡了起来?
他们难以置信,但却真实地发生了。..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脑界传奇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传奇私服 安徽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