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脑界传奇 > 第二十七章 蒙混过关

脑界传奇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“得钱即相觅,沽酒不复疑。”━━杜甫《醉时歌》
.
天地洪荒,辽阔浩荡。
而在这浩荡的天地间,雄踞着那样一座雄伟的大城,那便是诸葛浪和周泽桥曾经到过的“卧龙城”。
此城浩大、雄伟,肃穆、森严,当一个人刚在遥远的地方能看到这座卧龙城时,就会被它独有的威压气势所震憾。
通往卧龙城的官道,从起伏的山间谷地,逐渐延伸到卧于空旷的平原之上的卧龙城。
官道上驶来一辆马车,拉车之马通体雪白,形如白龙,车轮伴着辘辘之声旋转前行。
车上坐着的正是诸葛浪和周泽桥二人。
“我怎么总是感觉此一去凶多吉少呢?”
周泽桥有些愁眉不展,心绪不宁。
诸葛浪懒得搭理他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“我们这马车有些乍眼啊。”
诸葛浪眉头皱了皱。
“看来当初我考虑的还是不仔细,有欠妥当的地方。”
诸葛浪边驱动马车,边思索着。
“怎么乍眼了?这马车也很普通啊?”
周泽桥对诸葛浪所提出的“乍眼”一说,有些不太理解。
“这马简直就是一神驹,你看那城门检查得多严,估计咱们这么乍眼,怕是要有麻烦。”
诸葛浪想了一下,便决定把马车丢弃在官道边的树林里,让这白马自由奔腾去了。
“这么好的一匹马,就这么放掉了,岂不是可惜?再说了,这样一来,我们回去可就遭罪了。”
周泽桥看着奔腾而去的白马,感觉有些肉疼。
“神马都是浮云。”
诸葛浪的心思根本没在这匹获得了自由的白马身上,而是凝神关注着城门处。
那里不仅人山人海的,而且官兵们严厉盘查,态度蛮横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“果然不出我所料。”
终于来到城门附近的诸葛浪对周泽桥低声耳语。
“怎么了?”
周泽桥大惑不解。
“你什么眼神?那城墙上不是明摆着呢吗?”
诸葛浪对周泽桥的心不在焉有些不满。
“我擦!这墙上贴的是谁的通缉布告啊?怎么长得这么丑?”
由于离着远,看不清,周泽桥长得也没诸葛浪长得高,所以想看清城墙上的通缉布告简直是痴心妄想,只是大概看出来这几张画像画得人都很丑。
二人在人群中生钻硬挤,总算挤到了城门前。
“我擦!这看着好像是咱俩呀?”
当周泽桥看清城墙上的通缉布告时,吓得他差点背过气去。
只见通告上写着“…仁义山地域盗匪横行,兹有以下若干人等,为官府缉拿之重犯…”
然后便是悬赏通缉的匪患画像。
“你还叫屈?搞不好就是当初护送你的那几个保镖报的官。”
为了让胆小的周泽桥闭嘴,诸葛浪小声地痛斥了他一句。
“香蕉你个巴拉,你们打劫我,我的人报官,你还怪我喽?不过,我觉得咱们应该放弃这次的任务,赶紧回山寨报告。”
周泽桥边小声和诸葛浪斗嘴,边左顾右盼。
“没事,别看山寨上那帮乌合之众一个比一个棒槌,其实真要是官兵来围剿,他们会比兔子跑得都快。而且,这官府纯是扯淡,既然有人报官都说了是仁义山区域,他们应该发兵去围剿,在城墙上贴个告示有个球用?”
诸葛浪有些不屑。
“妈的,挑这些菜进城做什么?嗯?是不是意图让这些菜烂了,想用臭味毒害城里的老爷和市民?”
只见搜查的官兵一脚踹碎了一个菜农老汉的挑菜担子,老汉连声否认“不敢”,却是毫无用处,被官兵又一脚将老汉踹到了另一侧,列在了“危险人物”范畴,不准许进城。
“你奶奶的,居然敢背剑?看来你就是正要通缉的匪患无疑了!”
盘查的官兵瞪着一个背剑的道士,纷纷拔出了腰间的佩刀。
俗话说“民不与官斗”,饶是这道士虽身背宝剑,或许还会一二道家仙术,也不敢例外,急忙抱拳行礼,然后凑到为首官差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,耳语时,手在身下隐蔽地伸过去,用袖子遮挡住了下面的动作。
只听为首官差连声说“好好好”,便准予放行。
诸葛浪讥讽地一笑,然后悄声在周泽桥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。
“我擦,你不是在逗我吧?你敢确定?”
周泽桥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,对诸葛浪所说的话深表怀疑。
诸葛浪伸出右手,蜷起拇指和食指,另外三指竖直伸开,向周泽桥比划了一个手势。
“啥意思?”
周泽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“意思就是手到擒来,你就上吧你!”
诸葛浪说完一把将周泽桥推了出去。
“妈的,活得不耐烦了,胆敢强行冲卡是吗?”
为首官差“唰”的将手那柄软片子一样的刀甩过来,抖得直颤,用刀直指周泽桥。
“不不不,老爷,不敢不敢,绝对不敢。”
周泽桥吓得脸都绿了,急忙连摆双手表示否认。
“不敢?我看你倒像是非常敢。说,你是做什么的?”
为道的官差双眼瞪得像城门上的泡钉。
“我们哥俩是戏班子里唱戏的。”
周泽桥急忙按诸葛浪说的去答复。
“呸!就你这德性,还想唱戏?是在骗本老爷我吧?我看你俩怎么和这通缉画像上的人长得差不多?莫不是你俩就是盗匪吧?”
官差又抖了一下他手中的刀。
“绝对是唱戏的,哪能是土匪呢?不信的话,我给老爷唱两句。”
周泽桥急忙安抚有些毛躁起来的官差。
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文钱,把它交到捕快叔叔手里边,叔叔拿着钱,对我把头点,我高兴的说了声‘叔叔再见’!”
清了清他那公鸭嗓后,周泽桥满脸媚笑,尖细的嗓音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嚎叫,“深情”地向官兵老爷献上一曲。
献曲的同时,还不忘学那个道士的样子,用袖子遮挡,将一锭碎银交到官差老爷手里,并拉着诸葛浪向城门走。
周泽桥这一句唱,直唱得官兵和周围等着入城的人,都面皮抽搐,表情痛苦,有两个大姑娘小媳妇干脆弯下腰干呕。
为首的官差虽然也是面皮抽搐,但却换成了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“嗯,不错,不错,不错,味道好极了!原汁原味的鸭舌帽派唱法,确定是戏班子里唱戏的无疑了,今年‘中原好声音’的冠军非你莫属了,我为你转身!”
一场惊险的盘查就此过去,出人意料的顺利。
“我的妈呀,吓死宝宝了。还别说,你这假戏真唱还真好使,咱俩是又演了一次夫唱妇随,惊险过关了。”
进到城门内,捂着胸口的周泽桥喘息不定。
“瞧你那点出息,我说过,没我阿浪办不成的事儿。”
诸葛浪很跩地把他自制的“墨镜”又掏了出来,戴在了鼻梁上。..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脑界传奇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传奇私服 安徽11选5